has-portarit
has-portarit

守得苦寒见花开

幸运分分彩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五分PK10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她是《女驸马》中的“冯素珍”、《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小辞店》里“柳凤英”、《莫愁女》中“邱彩云”……作为国家一级演员、再芬黄梅青年团副团长,吴美莲还是新世纪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全国“寻找七仙女”大赛总冠军,黄梅戏实力派“唱将”,其嗓音珠圆玉润、甜美清澈,表演集身段技巧、内心体验、文化修养于一身。
精彩观点
1
吴美莲

不用和别人争高下,每个人比拼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今天比昨天好就是进步。

不用和别人争高下,每个人比拼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今天比昨天好就是进步。
不用和别人争高下,每个人比拼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今天比昨天好就是进步。
我内心是要强的,平时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每到参赛,但凡有自选曲目就一定要选那些在前面比赛中没唱好的段子。比如《小辞店》里的那段“来来来”,好几次参赛都选的这一段,失利了下次一定还唱,直到唱出自己真实的水准。最后真的凭这一段赢得了最高分。
现在每演一场都会认真想想哪些地方还不够理想,怎样可以唱得更好。这些年来我体会到对演员来说自信是最重要的,以前我缺的正是这个。其实不用和别人争高下,每个人比拼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今天比昨天好就是进步。我觉得当演员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一场场演出找到了自信,舞台让我克服了怯场的毛病。
唱得好,先声夺人,对于戏曲演员来说无疑占了很大优势。但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好演员,舞台上需要的东西还很多,唱念做舞、手眼身法步,缺一不可,只有综合分高了,才能挑得起大梁,撑得起满台风光。
1
吴美莲

无论怎么变,都不能有丝毫凌乱,每一处需交待清楚。

无论怎么变,都不能有丝毫凌乱,每一处需交待清楚。
无论怎么变,都不能有丝毫凌乱,每一处需交待清楚。
我主攻闺门旦,擅长本色出演,除了《女驸马》中的“冯素珍,还有诸如《泪洒相思地》中的“王伶娟、《金钗记》中的“黄秀英、《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小辞店》里的“柳凤英”,以及电影《山乡情悠悠》中的“方华”、电视剧《郎对花,姐对花》中的“梅霞”等,都不外乎秀外慧中、温柔多情、纯真善良、贤淑端庄一类的角色。
剧中,我一会儿是逢场作戏的歌妓喜儿,风尘美丽;一会儿又化身男主角沈复的发妻芸娘,端庄娴雅;化身芸娘后还有一小段反串小生。最累人的是从头演到尾不拉幕,演员一直待在舞台上不下场,人物变换身份的时候全部利用灯光变化及当众更换服装来体现,舞台简约清新,没什么道具,场景转换时靠演员用表演交代清楚。为了呈现出唯美的意境,排练时所有主创人员都下了大功夫,从舞美、灯光、化妆、音乐、唱腔、编舞,没有一处细节不是反复推敲讨论定下来的。
唱腔方面,我运用了多种声线和演唱风格来区分扮演的两个人物,两个人物又通过不同的发声表现她们不同情境下的生命状态和心理变化。如喜儿有一段唱词用了电声伴奏,她的演唱也就多处配合以轻声和气声。身段方面,有大量的圆场加舞蹈动作,时而轻盈,时而迅疾,时而舒缓。表演上复杂多变,念白对话一会儿韵白,一会儿小白,人物在现实与梦境中跳进跳出。但无论怎么变,都不能有丝毫凌乱,每一处需交代清楚,否则容易让观众的注意力跳出戏外,或者干脆看不懂。
1
吴美莲

舞台真是一个极好的修炼场,在这里能找到激发自己潜能的妙方,不断有机会发现和发掘出更好的自己。

舞台真是一个极好的修炼场,在这里能找到激发自己潜能的妙方,不断有机会发现和发掘出更好的自己。
舞台真是一个极好的修炼场,在这里能找到激发自己潜能的妙方,不断有机会发现和发掘出更好的自己。
《邓稼先》从剧本创作到呈现于舞台,前后历时三年。该剧原名《元勋夫人》,最初的创意是以两弹元勋邓稼先的夫人许鹿希为原型,将几十年如一日、无怨无悔默默奉献于幕后的知识女性形象搬上戏剧舞台。
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如此深入地去了解过一位新中国的知识女性。而拿到剧本后,为了演好许鹿希这个角色,做了大量案头功课——通过一切途径找来关于邓稼先和许鹿希的文字和音像资料,特别是那本厚厚的《英雄大爱》以及由许鹿希亲自撰写的《邓稼先传》都被我翻来倒去地反复阅读,希望借助这些有限的信息尽可能多地捕捉到女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和精神气质,以便于在表演的时候准确地外化为舞台上的艺术形象。
我在笔记本上不厌其烦地写下详细的角色分析,脚本上也随处加注文字,具体到某一句唱词如何处理,哪些地方用本嗓,哪些词句用气声,念白用什么语气,什么地方轻什么地方重,走路的步态、说话的表情、胳膊往哪儿放……一点一滴地细抠深磨。这个角色对我而言完全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在阅读了大量的文字资料后,我对许鹿希充满了崇高的敬意,这个学习的过程让我渐渐沉浸到角色之中,“一盆马兰花,数年魂梦牵。它美而不鲜艳,它紫而不扎眼。冷寂中,清香绽,隐忍中,品性坚。”剧中这段唱词我非常喜欢,每唱一次都愈发增强对剧中人物境界的理解和认同。
虽然剧本数经修改,我的唱词也一次次变动或删减,但最终硬是凭一股痴劲儿,在台上准确地体现出许鹿希这个艺术形象的特定气质和精神风貌来。
演过许鹿希,犹如经历了一场心灵的洗礼。我觉得,舞台真是一个极好的修炼场,在这里能找到激发自己潜能的妙方,不断有机会发现和发掘出更好的自己。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